我爱咔

=榴莲
一枚咔厨

【轰爆】你相信一见钟情吗(2)

#轰中了个性,有了双重人格


#15岁天然轰和25岁撩咔能手


#我其实就是想看轰轰挂着邪魅的笑容把咔撩的找不着北的故事






爆豪胜己的心咯噔了一下,他似乎猜到了什么。果不其然,他犹豫着睁开眼睛,便看见了轰焦冻疑惑而又惊讶的表情。

“爆豪……为什么我们会……”

轰焦冻还压在爆豪身上,两个人几乎是脸贴脸,轰焦冻每说一句话,对爆豪胜己来说无疑是一种别样的煎熬。

爆豪胜己松了一口气,但也有一丝莫名的失落感。

他知道平时的轰焦冻回来了,虽然还不清楚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他实在不想再维持着这个尴尬而暧昧的姿势,他怕离他几乎距离为0的轰焦冻听见他砰砰个不停的心跳声。

爆豪胜己把手放在轰焦冻的胸口,想推开他,发现自己身体软了,竟使不上力,他一边在心底暗自骂自己没出息,一边强装镇定:“半边混蛋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嗯?”轰焦冻歪了歪头,看着爆豪胜己躲避的眼神和有些微红的面庞,他才发现他们俩的姿势有多暧昧。

“啊…对不起。”轰焦冻慌忙起身。

围绕在身边的气息离开的一瞬间,爆豪胜己心头失落感更甚了。

他用手勉强支撑自己坐了起来,甩了甩头,强迫自己丢掉这份莫名的感觉。

“你这混蛋真的对刚才的事什么都不记得了?”爆豪胜己压下心头的异样感,正视着轰焦冻,耳根的红尚未褪去。

轰焦冻摇了摇头,淡淡地答道:“不记得了。”

“嗯……”爆豪胜己低下头手扶着下巴认真思索着,轰焦冻静静地看着他,眼底蕴藏着看不清的情绪。

“爆豪先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吧。”轰焦冻突然开口打破了空气的沉寂,“这样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

“诶?”爆豪胜己想起刚才的事,有些语无伦次,“也…也没什么……”

“嗯?”

轰焦冻显然不相信爆豪胜己的话。

爆豪胜己知道,现在这种情况除了坦白从宽别无选择,毕竟这是轰焦冻自己身上的变化,而他们并不知道另一个“轰焦冻”会对现在的轰焦冻造成什么影响,这件事拖得越久就越不利。

经过内心的一番纠结,无奈之下,爆豪胜己只好把事情完整地复述了一遍,当然,除了一些暧昧的细节。

轰焦冻全程没有吭声,只是低着头认真地听爆豪胜己的话,直至爆豪胜己说完,他也只是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奇怪,这家伙虽然平时话就少,可今天总感觉他怪怪的。

爆豪胜己狐疑地打量了一下轰焦冻。

“走吧。我们再不去上课,估计一会儿都要下课了。”

轰焦冻刻意避开了爆豪胜己的目光,转身走向房门。

完了,我都忘了这茬了。

才不过十五分钟而已,可爆豪胜己感觉自己过了几个小时甚至几天,突如其来的意外事故让他都忘了自己来找轰焦冻的初衷了。

回头相泽老师肯定得找他问话,

那个对他耍流氓的轰焦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想起那个把他压在身下,邪笑着叫他小朋友的轰焦冻,爆豪胜己脸的温度又不争气地升高了。

走在前面的轰焦冻回头瞥了一眼安静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爆豪胜己。

要是放在平时,对方绝对会怒吼着对他说:“半边混蛋不许走在我前面!”

但此刻的他只是一言不发的跟在轰焦冻身后,隐约还能看到脸颊有许红晕。

轰焦冻好看的眉头拧起来,嘴唇抿成一条线。

熟悉轰焦冻的人都知道,这是他不满的表现。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回到教室时,正好遇到了打开教室门的相泽老师。

相泽老师看到他们两个人,皱了皱眉:“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还没下课,那么相泽老师打开教室门的原因只有一个了——他打算出来找他们。

“出了点小意外。”轰焦冻的声音比以往要低沉,像是在隐忍些什么。

“没事就好,进来上课吧。”相泽老师走回讲台放下书本,继续讲课。

爆豪胜己和轰焦冻一前一后进了教室,他们各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平静得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当然,这种假象只维持到下课——

“爆豪,轰,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晚?”

相泽老师刚一出门,芦户三奈便扑上来问了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总不能说我上去的时候被轰焦冻扑倒,他还对我耍流氓吧。

爆豪胜己在心里腹诽。

“对啊对啊!”上鸣电气也凑过来,一副好奇的八卦模样。

上鸣电气的这幅样子让爆豪胜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上鸣电气用依旧欠揍的语气开玩笑道:“不会是你们俩在上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周围的同学倒吸一口冷气,他们默默在心里给上鸣电气点了一根蜡烛。

爆豪胜己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他拽住上鸣电气衣领,冲他吼道:

“白痴脸,你是不是想——”

“对啊。”

还没等爆豪胜己把上鸣电气的脸按在地上摩擦,教室的后面便传来了一道不轻不重的声音。

“我确实跟他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我靠。

这下不仅是其他同学,就连爆豪胜己都一脸懵逼地看着口出惊言的轰焦冻。

而轰焦冻却好似不知道自己说了多么不得了的话,他勾起一抹漫不经心的笑:

“这有什么问题吗?”

tbc.




评论(10)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