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咔

=榴莲
一枚咔厨

【轰爆】跨年之夜

#元旦特辑

#小甜饼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靠在一起,望着璀璨的星空。


雪花飘飘扬扬地从眼前落下,绵绵的白雪装点着世界,琼枝玉叶,粉装玉砌,皓然一色。


爆豪胜己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偷偷瞄了一眼轰焦冻。


后者因为从不熬夜,是妥妥的早睡一族,此时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跨年这种事对于他们这种作息健康的早睡党确实困难,爆豪胜己也是,要不是太冷,他早就跟周公见面去了。


望着轰焦冻安静的睡颜,爆豪胜己不由得再次感慨轰焦冻的优秀基因,安德瓦暂且不提,到底是什么样的美人母亲才生的出这样一张脸的儿子。


想起要是从前的自己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感受,爆豪胜己不由得轻叹了口气。


不过,说来也不可思议,他和轰焦冻到底是怎么从死对头变成恋人的?


爆豪胜己闭上眼睛,仔细回忆这一年间他和轰焦冻发生的变化。


一开始,他们相看生厌,见到对方不是绕路走,就是争吵扭打起来。


之后,他们开始注意对方,他们发现对方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他们都有脆弱的时候。


再然后……他们发现自己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对方,他们想要隐瞒,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思。


可命运捉弄人,机缘巧合之下,自己一直以来隐藏着的爱意被对方发现了,伴随着坦诚而来的,是两人的惊讶和狂喜。


现在看来,他们的爱情也是艰难又曲折了。


但是……


“嘭!”


是烟花在空中绽放的声音。


爆豪胜己抬头,五彩纷呈的烟花映入眼帘。


“嗯……胜己,已经开始了吗?”轰焦冻被放烟花的声音吵醒,揉了揉眼睛,语气慵懒。


“嗯。”爆豪胜己吸了吸鼻子,缤纷的烟花倒映在他眼中。


轰焦冻自然地脱下衣服盖在爆豪胜己身上,动作熟练得仿佛他做过无数次。


“不用了。你也感冒了就不好了。”爆豪胜己脱下轰焦冻刚才披上的衣服,想还给他。


“没事。胜己生病了我才不好。”轰焦冻嘴角勾起的弧度让爆豪胜己不由得再次在心底吐槽这个混蛋笑起来怎么能这么好看。


时针和分针重合,十二点的钟声响起。


全国的人都为新一年的到来而欢呼雀跃。


代表着新一年的钟声在敲打着,轰焦冻望着爆豪胜己,眼中是几乎要满溢的爱意。


他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外表看起来很是低调奢华,打开盒子,里面装的俨然是戒指。


爆豪胜己觉察到轰焦冻的小动作,转过头来,视线触及到那两枚戒指的时候,他怔住了。


“胜己。”轰焦冻起身站在爆豪胜己身前,他今天穿的是普通的黑色高领毛衣,但无论再怎么普通的东西在他的身上就像是一件艺术品。


轰焦冻的表情很郑重,看得出他有些紧张。


“胜己,我爱你。”


“我真的很爱你,我想无时无刻都跟你在一起,我的生活已经离不开你了。”


“所以……”


“你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轰焦冻说这话时单膝下跪,脸上挂着只有爆豪胜己才能看到的对至爱的人的笑容。


爆豪胜己还是愣愣地,似乎没想到轰焦冻会在这个节骨眼求婚。


“噗。”


轰焦冻疑惑地看向眼前捂着肚子大笑的人,不明白他在笑什么。


爆豪胜己好像开启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一样,笑得停不下来,过了许久,他才直起腰,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水。


“搞得这么正经,我刚才都紧张起来了。”


爆豪胜己的笑容很灿烂,记忆里轰焦冻很少见到笑得这么轻松的爆豪胜己。


“答案当然是——”


轰焦冻紧张地等着下文,谁知爆豪胜己弯下腰,蜻蜓点水般吻了轰焦冻的唇。


他趁轰焦冻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用轰焦冻的手帮自己戴上了那枚戒指,他用刚吻过轰焦冻的唇吻了吻手上的戒指————


“我愿意,轰焦冻先生。”


爆豪胜己的笑容更加放肆了,轰焦冻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他无奈又宠溺的笑了笑。


银装素裹的世界,

纯净深切的爱意,

跨年的钟声已响,

他们会一直幸福下去。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