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咔

=榴莲
一枚咔厨

点梗

我竟然满100fo了,真的谢谢大家看我的文!!!!

就想问问大家有没有想看的梗,我会尽量抽几个出来写的。

tag里的cp大家都可以点!!!!

都是我很想尝试的cp!!!!

【轰爆】你相信一见钟情吗(3)

#轰中了个性,有了双重人格



#15岁天然轰和25岁撩咔能手 轰



#我其实就是想看轰轰挂着邪魅的笑容把咔撩的找不着北的故事







“有什么问题吗?”


轰焦冻脸上漫不经心的笑让爆豪胜己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今天早上那个轻浮的家伙,是另一个轰焦冻。


“你tm瞎说些什么!”


爆豪胜己此刻也不去管上鸣电气了,他上前举起拳头就要打向轰焦冻那张帅脸。


“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刚才在我身下不是也没拒绝吗?”


轰焦冻轻松接下爆豪胜己的拳头,握住拳头的手稍一用力,爆豪胜己的身体便被带着向前倾,踉跄了一下才堪堪站稳,而轰焦冻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扶上了他的腰。


“小朋友,你是打不过我的。今天早上你就应该就明白这一点了。”


轰焦冻的脸凑到了爆豪胜己面前,脸上仍然挂着有着调戏意味的笑容。


在这笑容背后,爆豪胜己却感受到一股无名的压迫感,他盯着轰焦冻的脸,说不出一句话。


“小胜,轰君,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爆豪胜己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人,他用力想推开轰焦冻,可对方一动没动,稳如泰山。


可恶,这混蛋力气怎么这边大!???


轰焦冻揽住爆豪胜己腰的手又紧了紧,他把头转向大家,勾起的嘴角又向上扬了扬:


“如你所见。”


“混蛋你再敢瞎说!”


爆豪胜己恼怒中有羞愤,他是喜欢轰焦冻,可眼前的人不是那个与他度过一年高中时光的轰焦冻,是一个陌生的他不了解的轰焦冻。


而这样的轰焦冻,让他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复杂情感。


大家还都处于震惊状态没法回神,突然,教室的门被打开了,欧尔麦特充满力量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来——”


“啪——”是书掉在地上的声音,欧尔麦特用a班同学同款震惊脸望着相拥在一起的轰焦冻和爆豪胜己。


轰焦冻似是也没想到欧尔麦特会出现,站在原地愣住了。


爆豪胜己趁机推开了他,看了欧尔麦特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一时间,班级又陷入了尴尬而沉寂的氛围。


“啊……”欧尔麦特这时候才缓过神来,他清了清嗓子略带犹豫地说,“没想到轰少年和爆豪少年是这种关系……不过没事,我很开明的!”


没有人回应,气氛更尴尬了。


“咳咳……总之你们等会来一下教师办公室吧。”


欧尔麦特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开始了这节课的内容。


下课之后,轰焦冻和爆豪胜己站在相泽消太和欧尔麦特面前。相泽消太看着他们俩若有所思,大概是欧尔麦特已经将事情原委告诉他了。


“你们两个真的在交往?”经过了相泽消太五分钟的注目礼后,他终于开口了。


“没有。”


“没有。”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诶?那为什么要这么做?!!!”欧尔麦特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因为我喜欢他。”还没等爆豪胜己想好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轰焦冻就抢先开口了。


?!!!!!!!!!


全办公室的人都看向刚才一脸坦然地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的轰焦冻。


爆豪胜己当然也不例外。


这个混蛋搞什么鬼,今天是他们俩第一次见面啊?!!!!!


一见钟情?爆豪胜己从不相信这种荒唐的东西。


“你——”相泽消太的话被一阵上课铃声打断了,他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让他们先回去上课。


回去的路上,爆豪胜己偷偷瞄了几眼轰焦冻,此时的他脸上没有任何笑意,与刚刚还凑在他脸前轻浮的笑的家伙判若两人。


爆豪胜己都要怀疑轰焦冻是不是又分裂出了一个人格了。


而且,不知为何,


爆豪胜己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几分悲伤。


应该是错觉吧。


爆豪胜己重新看着前面。


而爆豪胜己不知道的是,在他移开目光的那一刻,轰焦冻看向了爆豪胜己,


眼里是满溢着的隐忍与悲伤。








比较短小,所以下一篇会更的比较快。



【轰爆】轰爆夫夫的大学日常(3)

#大一轰✕大三咔


#轰爆已交往设定


#无个性设定




1.

感受到背后的视线,爆豪胜己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放下笔,语气像是在隐忍着什么:“轰焦冻……”


“嗯?”被点到名字的轰焦冻歪了歪头。


“你tm能不能不要一直盯着我!根本没法集中注意力啊!!!!!!”


轰焦冻看着爆豪胜己紧锁的眉头,有些委屈地低下了头:“对不起……”


看到他这幅样子,爆豪胜己不由得心软了。


可恶,这个混蛋怎么每次都来这一招,关键是我就是吃这套啊可恶!!!!!


“算了没事。但是不要再盯着我了,马上就要期末考了,你也要复习的吧。”爆豪胜己又拾起笔,语气透着些许无奈。


“可是……”


轰焦冻的下一句话直接让爆豪胜己从书籍的海洋中拉了出来。


“爆豪学长的背部太好看了,特别想对爆豪学长做什么,没办法静下来复习。”


“轰焦冻!!!!!!!!!”


今天的邻居也不知道隔壁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2.

“诶——轰君还会说这种话啊?”芦户三奈托着腮好似回忆起了什么,“不过在和爆豪交往之前,还有传言说轰君性冷淡来着。”


性冷淡?????那家伙?????


爆豪胜己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觉得传出这种东西的人绝对是瞎。


“是啊。爆豪对这种事情不怎么感兴趣所以不知道,但是当时轰君入学的时候可是造成了很大的轰动呢,妹子们都跃跃欲试,有些帅哥也去追求过轰君呢。”


啊……好像有听芦户说过,不过当时自己对这种事确实不怎么在意。


“但是轰君一个都没接受,学校里也没人见过他跟谁走的很近。久而久之,就有这种传言了。”


爆豪胜己抿了一口咖啡,什么也没说。


芦户三奈的表情却突然变得兴奋起来。


“但是!”


“遇见爆豪之后,轰君就变得很不一样!”


她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音调也不自觉升高了些:


“以前从不跟别人一起吃饭的轰君,会天天跑去找你一起吃午饭;很少对别人笑的他,一看见你就笑;一直跟别人保持距离从不主动有肢体接触的他,却特别喜欢跟你牵手,拥抱。”


“这不是爱是什么!!!”


芦户三奈拍桌而起,流下了欣慰的泪水。


爆豪胜己抽了抽嘴角,这人怎么搞的像是自己儿子终于嫁出去的感觉。


“我从轰君和爆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觉得你们肯定会在一起的。”芦户三奈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眼神坚定。


“我知道,你不是我俩cp粉吗。”爆豪胜己意外地平静。


“对啊。原来爆豪你知道啊?!”


“学校论坛这种东西我还是会看的。”


原来如此,芦户三奈想起自己写的轰爆r18文,心理默默祈祷爆豪只是粗略地看了一下。


“不过……”


“没想到那个半边混蛋以前是这样的。”


芦户三奈望着爆豪胜己嘴角若有若无的弧度,愣了一下,然后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芦户三奈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看着眼前神情不悦地质问她在笑什么的少年,温柔地笑了。


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喜欢他。


真好。



【轰爆】你相信一见钟情吗(2)

#轰中了个性,有了双重人格


#15岁天然轰和25岁撩咔能手


#我其实就是想看轰轰挂着邪魅的笑容把咔撩的找不着北的故事






爆豪胜己的心咯噔了一下,他似乎猜到了什么。果不其然,他犹豫着睁开眼睛,便看见了轰焦冻疑惑而又惊讶的表情。

“爆豪……为什么我们会……”

轰焦冻还压在爆豪身上,两个人几乎是脸贴脸,轰焦冻每说一句话,对爆豪胜己来说无疑是一种别样的煎熬。

爆豪胜己松了一口气,但也有一丝莫名的失落感。

他知道平时的轰焦冻回来了,虽然还不清楚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他实在不想再维持着这个尴尬而暧昧的姿势,他怕离他几乎距离为0的轰焦冻听见他砰砰个不停的心跳声。

爆豪胜己把手放在轰焦冻的胸口,想推开他,发现自己身体软了,竟使不上力,他一边在心底暗自骂自己没出息,一边强装镇定:“半边混蛋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嗯?”轰焦冻歪了歪头,看着爆豪胜己躲避的眼神和有些微红的面庞,他才发现他们俩的姿势有多暧昧。

“啊…对不起。”轰焦冻慌忙起身。

围绕在身边的气息离开的一瞬间,爆豪胜己心头失落感更甚了。

他用手勉强支撑自己坐了起来,甩了甩头,强迫自己丢掉这份莫名的感觉。

“你这混蛋真的对刚才的事什么都不记得了?”爆豪胜己压下心头的异样感,正视着轰焦冻,耳根的红尚未褪去。

轰焦冻摇了摇头,淡淡地答道:“不记得了。”

“嗯……”爆豪胜己低下头手扶着下巴认真思索着,轰焦冻静静地看着他,眼底蕴藏着看不清的情绪。

“爆豪先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吧。”轰焦冻突然开口打破了空气的沉寂,“这样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

“诶?”爆豪胜己想起刚才的事,有些语无伦次,“也…也没什么……”

“嗯?”

轰焦冻显然不相信爆豪胜己的话。

爆豪胜己知道,现在这种情况除了坦白从宽别无选择,毕竟这是轰焦冻自己身上的变化,而他们并不知道另一个“轰焦冻”会对现在的轰焦冻造成什么影响,这件事拖得越久就越不利。

经过内心的一番纠结,无奈之下,爆豪胜己只好把事情完整地复述了一遍,当然,除了一些暧昧的细节。

轰焦冻全程没有吭声,只是低着头认真地听爆豪胜己的话,直至爆豪胜己说完,他也只是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奇怪,这家伙虽然平时话就少,可今天总感觉他怪怪的。

爆豪胜己狐疑地打量了一下轰焦冻。

“走吧。我们再不去上课,估计一会儿都要下课了。”

轰焦冻刻意避开了爆豪胜己的目光,转身走向房门。

完了,我都忘了这茬了。

才不过十五分钟而已,可爆豪胜己感觉自己过了几个小时甚至几天,突如其来的意外事故让他都忘了自己来找轰焦冻的初衷了。

回头相泽老师肯定得找他问话,

那个对他耍流氓的轰焦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想起那个把他压在身下,邪笑着叫他小朋友的轰焦冻,爆豪胜己脸的温度又不争气地升高了。

走在前面的轰焦冻回头瞥了一眼安静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爆豪胜己。

要是放在平时,对方绝对会怒吼着对他说:“半边混蛋不许走在我前面!”

但此刻的他只是一言不发的跟在轰焦冻身后,隐约还能看到脸颊有许红晕。

轰焦冻好看的眉头拧起来,嘴唇抿成一条线。

熟悉轰焦冻的人都知道,这是他不满的表现。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回到教室时,正好遇到了打开教室门的相泽老师。

相泽老师看到他们两个人,皱了皱眉:“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还没下课,那么相泽老师打开教室门的原因只有一个了——他打算出来找他们。

“出了点小意外。”轰焦冻的声音比以往要低沉,像是在隐忍些什么。

“没事就好,进来上课吧。”相泽老师走回讲台放下书本,继续讲课。

爆豪胜己和轰焦冻一前一后进了教室,他们各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平静得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当然,这种假象只维持到下课——

“爆豪,轰,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晚?”

相泽老师刚一出门,芦户三奈便扑上来问了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总不能说我上去的时候被轰焦冻扑倒,他还对我耍流氓吧。

爆豪胜己在心里腹诽。

“对啊对啊!”上鸣电气也凑过来,一副好奇的八卦模样。

上鸣电气的这幅样子让爆豪胜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上鸣电气用依旧欠揍的语气开玩笑道:“不会是你们俩在上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周围的同学倒吸一口冷气,他们默默在心里给上鸣电气点了一根蜡烛。

爆豪胜己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他拽住上鸣电气衣领,冲他吼道:

“白痴脸,你是不是想——”

“对啊。”

还没等爆豪胜己把上鸣电气的脸按在地上摩擦,教室的后面便传来了一道不轻不重的声音。

“我确实跟他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我靠。

这下不仅是其他同学,就连爆豪胜己都一脸懵逼地看着口出惊言的轰焦冻。

而轰焦冻却好似不知道自己说了多么不得了的话,他勾起一抹漫不经心的笑:

“这有什么问题吗?”

tbc.




【轰爆】跨年之夜

#元旦特辑

#小甜饼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靠在一起,望着璀璨的星空。


雪花飘飘扬扬地从眼前落下,绵绵的白雪装点着世界,琼枝玉叶,粉装玉砌,皓然一色。


爆豪胜己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偷偷瞄了一眼轰焦冻。


后者因为从不熬夜,是妥妥的早睡一族,此时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跨年这种事对于他们这种作息健康的早睡党确实困难,爆豪胜己也是,要不是太冷,他早就跟周公见面去了。


望着轰焦冻安静的睡颜,爆豪胜己不由得再次感慨轰焦冻的优秀基因,安德瓦暂且不提,到底是什么样的美人母亲才生的出这样一张脸的儿子。


想起要是从前的自己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感受,爆豪胜己不由得轻叹了口气。


不过,说来也不可思议,他和轰焦冻到底是怎么从死对头变成恋人的?


爆豪胜己闭上眼睛,仔细回忆这一年间他和轰焦冻发生的变化。


一开始,他们相看生厌,见到对方不是绕路走,就是争吵扭打起来。


之后,他们开始注意对方,他们发现对方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他们都有脆弱的时候。


再然后……他们发现自己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对方,他们想要隐瞒,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思。


可命运捉弄人,机缘巧合之下,自己一直以来隐藏着的爱意被对方发现了,伴随着坦诚而来的,是两人的惊讶和狂喜。


现在看来,他们的爱情也是艰难又曲折了。


但是……


“嘭!”


是烟花在空中绽放的声音。


爆豪胜己抬头,五彩纷呈的烟花映入眼帘。


“嗯……胜己,已经开始了吗?”轰焦冻被放烟花的声音吵醒,揉了揉眼睛,语气慵懒。


“嗯。”爆豪胜己吸了吸鼻子,缤纷的烟花倒映在他眼中。


轰焦冻自然地脱下衣服盖在爆豪胜己身上,动作熟练得仿佛他做过无数次。


“不用了。你也感冒了就不好了。”爆豪胜己脱下轰焦冻刚才披上的衣服,想还给他。


“没事。胜己生病了我才不好。”轰焦冻嘴角勾起的弧度让爆豪胜己不由得再次在心底吐槽这个混蛋笑起来怎么能这么好看。


时针和分针重合,十二点的钟声响起。


全国的人都为新一年的到来而欢呼雀跃。


代表着新一年的钟声在敲打着,轰焦冻望着爆豪胜己,眼中是几乎要满溢的爱意。


他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外表看起来很是低调奢华,打开盒子,里面装的俨然是戒指。


爆豪胜己觉察到轰焦冻的小动作,转过头来,视线触及到那两枚戒指的时候,他怔住了。


“胜己。”轰焦冻起身站在爆豪胜己身前,他今天穿的是普通的黑色高领毛衣,但无论再怎么普通的东西在他的身上就像是一件艺术品。


轰焦冻的表情很郑重,看得出他有些紧张。


“胜己,我爱你。”


“我真的很爱你,我想无时无刻都跟你在一起,我的生活已经离不开你了。”


“所以……”


“你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轰焦冻说这话时单膝下跪,脸上挂着只有爆豪胜己才能看到的对至爱的人的笑容。


爆豪胜己还是愣愣地,似乎没想到轰焦冻会在这个节骨眼求婚。


“噗。”


轰焦冻疑惑地看向眼前捂着肚子大笑的人,不明白他在笑什么。


爆豪胜己好像开启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一样,笑得停不下来,过了许久,他才直起腰,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水。


“搞得这么正经,我刚才都紧张起来了。”


爆豪胜己的笑容很灿烂,记忆里轰焦冻很少见到笑得这么轻松的爆豪胜己。


“答案当然是——”


轰焦冻紧张地等着下文,谁知爆豪胜己弯下腰,蜻蜓点水般吻了轰焦冻的唇。


他趁轰焦冻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用轰焦冻的手帮自己戴上了那枚戒指,他用刚吻过轰焦冻的唇吻了吻手上的戒指————


“我愿意,轰焦冻先生。”


爆豪胜己的笑容更加放肆了,轰焦冻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他无奈又宠溺的笑了笑。


银装素裹的世界,

纯净深切的爱意,

跨年的钟声已响,

他们会一直幸福下去。

【荼毘死】恶作剧

#日常小甜饼

#荼毘死已交往设定





“这是什么鬼东西。”


今天的敌联盟也回荡着死柄木弔对荼毘嫌弃的声音。


“真过分,这可是我为了你专门跑到街上去买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荼毘嘴角勾起的不怀好意的笑却暴露了他的本意。


死柄木弔看着荼毘手中精致的芭比娃娃,觉得他是来找死的。


荼毘见死柄木弔蹙眉不满的表情,更觉有趣了,直接把手中的娃娃放到他的脸旁边,用轻佻的语气调侃道:


“不是跟你满配的嘛?”


话音刚落,手中的娃娃就被夺走,在死柄木弔的手中化成了粉末。


“啊……这娃娃还挺贵的呢。”


荼毘一脸的受伤,不了解他的人估计还真当他因为自己的恶趣味化为灰烬而悲伤了。


“啧。”


死柄木弔不耐烦地盯着面前装模作样的人,不明白他想干什么。


“别这么看着我嘛,我真的是想讨你开心……”


鬼才信你。


死柄木弔在内心翻了个白眼,直接转身离开,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荼毘。


——和一个疯子说话纯属浪费口水。


正当死柄木弔这么想着打算去打游戏时,一股拉力让他脚下不稳。


接着,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死柄木弔的心漏跳了一拍。


“放着自己男朋友不管,打算去哪?嗯?”荼毘加重了最后一个音节的语气,低声磁性的声音在死柄木弔的耳边响起。


刚才还望着地上化为灰烬的娃娃粉尘一脸遗憾的蠢蛋与此刻抓着自己的手臂在自己耳边调情的家伙仿佛判若两人。


死柄木弔开始怀疑荼毘是否有人格分裂的症状。


荼毘瞥见死柄木弔微微泛红的耳根,不自觉地坏笑,脑袋里又蹦出了坏主意。


他揽着死柄木弔腰的一只手不安分地伸进了衣服里。


“喂!”


死柄木弔显然注意到了这点,试图阻止。


可荼毘的动作越来越大胆,当他冰冷的手碰到死柄木弔的腰时,他感觉到怀中的人抖了一下。


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荼毘轻抚着死柄木弔的腰,平时总是对他恶言相向的那个人身子越来越软,他甚至快站不住了——


“你这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你!”


尽管说的话还是那么不留情面,但此刻喘息着依靠自己的支撑才能勉强站起来的巨婴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荼毘低下头吻了吻死柄木弔的脖子,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宠溺和笑意。


“你知道你恼羞成怒的样子有多可爱吗?”


“闭嘴,你这疯子。”


死柄木弔完全红透的耳根让荼毘不禁轻笑出声。


“死鸭子嘴硬。”


他轻轻覆上了那片干裂的嘴唇。


【轰爆】你相信一见钟情吗(1)

#轰中了个性,有了双重人格

#15岁天然轰和25岁撩咔能手轰

#我其实就是想看轰轰挂着邪魅的笑容把咔撩的找不着北的故事









爆豪胜己不知道轰焦冻在想什么。

他一直觉得轰焦冻是讨厌自己的,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合。

可他又觉得轰焦冻是喜欢自己的,因为他会在自己怒吼出声的时候对自己傻傻地笑,他会在自己遇到危险时第一个出现在自己身边,会在自己失意时轻轻地拥住自己……

爆豪胜己不知道轰焦冻在想什么,

但他知道,

他喜欢轰焦冻。

所以今天他打算找轰焦冻,然后揪住他的衣领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

爆豪胜己是这样打算的,

可事情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一向准时到教室的轰焦冻在上课铃打响后仍不见人影,相泽消太扫视了一圈教室,发现轰焦冻没来,蹙眉道:“轰呢?”

全班同学面面相觑,最后一致摇头表示不知道,只有爆豪胜己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相泽消太见此,转头对爆豪胜己说:“那就爆豪你去看看。”

“我?凭什么!”突然被点名的爆豪胜己不由得吓到了,他转身一脸不情愿,“我跟那个半边混蛋又不熟!”

“你们俩最近处的不是挺好的吗,别磨蹭了,浪费时间,快去快回。”相泽消太直接无视爆豪胜己的抗议,下达了命令。

爆豪胜己虽然面上还是不愿意,但还是起身去宿舍找轰焦冻了。

其实他也有点私心,他也想知道轰焦冻出了什么事,如果真有事,那他的表白计划不就泡汤了。

想到这里,爆豪胜己加快了脚步。

站在轰焦冻宿舍门前,爆豪胜己却犹豫了,他有些紧张也有些期待,抱着这种复杂的心理,他推开了房门。

眼前,被子是鼓起来的,显然,轰焦冻还在睡觉。

爆豪胜己走近了些,然后便看见了轰焦冻,与平日的轰焦冻相比,睡梦中的轰焦冻长睫低垂,安静而天真的睡颜配上精致的五官,爆豪胜己情不自禁的伸手想要触碰轰焦冻。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爆豪胜己的手臂,那双好看的异色瞳缓缓睁开,带着警惕和敌意。

抓着自己手臂的力气很大,爆豪胜己被这样的轰焦冻吓到了,竟不知道开口说什么。

“是你啊。”

轰焦冻的眼神从刚睡醒的迷离慢慢变得清明,过了几秒钟才完全清醒,看到爆豪胜己的脸,眼中的警惕和敌意也消失了。

爆豪胜己下意识松了一口气,甩了甩手臂:

“快放开我!”

轰焦冻的手仍然紧紧抓着爆豪胜己似乎没有松开的意思,他盯着爆豪胜己,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勾起了嘴角,语气轻佻:

“如果我就不呢?”

此时的爆豪胜己终于察觉到了轰焦冻的不同寻常,

可惜,已经晚了。

爆豪胜己只觉得抓着他的手一使劲,然后便是天旋地转,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轰焦冻身下了。

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轰焦冻。

而罪魁祸首不但没有任何羞愧的表情,嘴角的笑容反而更甚了。

他俯身在爆豪胜己耳边,低声调笑:“一个人就敢来叫我,不怕我对你做什么?”

爆豪胜己还没从现在的状况反应过来,他甚至觉得自己在做梦。

看着爆豪胜己呆愣着的表情,轰焦冻忍不住噗地笑出了声,他牵起爆豪胜己的另一只手,十指相扣,然后吻了吻爆豪胜己的手背,语气中满溢着调戏意味:“你怎么这么可爱?”

“你!”爆豪胜己的耳根已经红透了,不对,这不是轰焦冻!可看着眼前标志性的异色瞳和红白发色还有那张被评定为雄英校草的好看到让人怀疑人生的脸,这怎么看都是轰焦冻。

爆豪胜己开始怀疑自我,但他还是无法将平时温柔有点呆的轰焦冻和此时在他身上的那个一副要把自己吃了的样子的轰焦冻联系在一起。

“怎么了,小朋友?怕我吃了你?”轰焦冻的嘴角仍然挂着放荡不羁的笑,他一点一点靠近爆豪胜己,嘴唇几乎快要贴上爆豪胜己的嘴唇,他们的呼吸彼此交融,温热的气息吐露在对方的脸颊上。

爆豪胜己闭上眼,不自觉屏住了呼吸,他的心脏跳的越来越快,他觉得他可能会是世界上第一个因为心跳过快而猝死的人。

可是,自己预想中的吻迟迟没有到来。爆豪胜己还没睁开眼看发生了什么,就听见身上的人满是疑惑而不确定的语气:

“爆豪……?”

tbc.





是的我又开新坑了,灵魂互换那个我会抽时间填坑的,主要是我实在太想写这个设定了……

是的我就是想看轰轰说荤话,撩咔。

【轰爆】到底是谁出问题了(2)

#灵魂互换梗

#小甜饼

#文笔渣请见谅




轰焦冻站在自己的房间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懵的,他望着面前在颜艺边缘徘徊的自己的脸,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

“爆豪,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轰焦冻的语气还是平淡而无波澜,甚至没有一丝惊讶。

不巧的是,这种语气恰好踩中了此时心情异常烦躁的爆豪胜己的雷点。

“我tm还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

爆豪胜己的音量着实把轰焦冻吓了一跳,轰焦冻眨了眨眼睛,一副无辜的样子。

爆豪胜己见此,似是对这幅样子的轰焦冻没法骂出口,他不爽地“啧”了一声,拽了把凳子一屁股坐下来。

空气一下子安静了,轰焦冻看着爆豪胜己的侧颜,觉得这样沉默着有点不太好,斟酌了一下,打算先找点话题让他消消气。

“爆…”

“噔噔噔。”是敲门声,接着轰冬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焦冻,早饭我帮你拿过来了,你和爆豪君一起吃吧,我做了两人份的。”

轰焦冻瞥了一眼坐在凳子上托着腮并不打算去拿早饭的爆豪胜己,轻轻叹了口气。

轰焦冻打开门,便看见自家姐姐端着荞麦面,看到自己的样子后吓了一跳的样子。

“是…是爆豪君啊。”轰冬美看到有爆豪胜己的脸的轰焦冻,不由得吓了一跳,不过看见对方看到荞麦面时掩藏不住的欣喜表情,很快又展露了笑容,“总感觉爆豪君跟体育祭的时候很不一样呢。看直播的时候还以为爆豪君是那种特别可怕的人。”

轰焦冻听罢,接过早餐,礼貌性的回了一句:“谢谢姐姐。”

“诶?姐…姐姐?”轰冬美站在原地,又凌乱了。

姐姐?姐姐是怎么回事?什么姐姐?我是他姐姐?我不是他姐姐啊?难道他把我跟他姐搞混了?不对啊,爆豪君好像是独生子女来着?那这是什么意思?叫我姐姐?这么亲昵的称呼?

突然,轰冬美的脑中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

难道他和焦冻在交往…?

轰冬美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有这种想法,可她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在她进行丰富的脑补时,轰焦冻只是一直望着轰冬美,她喃喃自语,低着头在思考些什么。

终于,在第五分钟时,轰焦冻忍不住开口道:“还有事吗?”

可轰冬美似乎并没有听进去,她只是点了点头,却不明其意,只是一直在思考着爆豪胜己和轰焦冻的关系。

轰焦冻看她还站在原地,歪了歪头表示不懂,然后轻轻关上了房门。

“爆…”轰焦冻把早餐放到桌上,又想开口时,轰焦冻又听到了敲门声,他再一次打开了门,语气颇为无奈:“怎么了?” 

“祝你们幸福!我家焦冻就交给你了!爆豪君!”轰冬美猛的抓住了轰焦冻的手,眼神坚定了许多,嘴里蹦出了这段话。

嗯,姐姐果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轰焦冻暗暗地想。



——————————————————————

发现三章写不完,于是就改成1,2章了。

下一篇不出意料,应该是去学校了,轰爆夫夫搞出的各种乌龙,敬请期待。

【轰爆】到底是谁出问题了(1)

#灵魂互换梗

#小甜饼

#文笔渣请见谅




爆豪胜己懵逼地站在镜子前,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手有些颤抖,饶是他,也没法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冷静。

面前的镜子映出的人有半红半白的发色和一张足以倾倒无数少女的脸,怎么看这都是轰焦冻那个混蛋。

可为什么他会变成轰焦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镜子里轰焦冻的那张帅脸有些扭曲。

事情要从十分钟前讲起,也就是周日的早上六点,爆豪胜己的生物钟准时响起,可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却不是熟悉的白色天花板,他的眼神涣散了几秒,然后一下子清醒过来,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靠,这哪?爆豪胜己望了望周围,这明显不是他的房间。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记得发生过什么,甚至有点想骂脏话。

等等,这个房间好像有点熟悉……

正当爆豪胜己的脑中浮现出了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吃早饭啦。”

嗯?????这谁?????听着门外温柔的女声,爆豪胜己首先排除了自家老太婆的可能性,但不是自家老太婆还能是谁呢……

爆豪胜己虽然心存怀疑,还是走到门前,有些犹豫地打开了门。

门外的人银白色的头发中夹杂着一点红色,年龄大概在二十岁左右。

爆豪胜己用警惕的目光打量着门外的人。

本只是想叫轰焦冻吃早饭的轰冬美看着自家弟弟异常的目光,有些许疑惑:“怎么了,焦冻?”

“嗯?嗯……我没事。”爆豪胜己觉得还是先观察一下情况再做决定,刚想再问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焦冻啊。怎么了?”

爆豪胜己的脸上满是不敢置信,再看向轰冬美跟轰焦冻相似的发色和眉眼,他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焦冻,你今天很奇怪诶,发生什么了吗?不会是发烧了吧。”轰冬美伸出手想摸摸爆豪胜己的额头,但爆豪胜己不自觉后退了一步,躲开了轰冬美的动作,沉默了片刻,爆豪胜己开口时声音有些发抖:“哪里有镜子。”

“诶?”轰冬美觉得自家弟弟果然脑子烧坏了,连自家东西在哪都不知道了。

“焦冻房间的卫生间里就有。”轰冬美虽然不解,但还是好好回答了爆豪胜己的问题。

“我知道了。”爆豪胜己此时只着急证实自己内心的猜测,没打一声招呼就砰地关上房门,走向了镜子。

接着,就有了爆豪胜己对着镜子中的轰焦冻纠结万分的一幕了。

“可恶!我到底为什么会变成那个半边混蛋啊!”爆豪胜己用拳头狠狠地砸向洗手台。

“不过,这么说的话,那个混蛋现在应该也在我的身体。”爆豪胜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总之,现在先去找到那个混蛋再想对策。”

正当爆豪胜己准备出门找霸占着自己身体的轰焦冻时,门铃声突然响起,然后便是门被打开的声音。

“姐…您是轰焦冻的姐姐吧,我是轰焦冻的同学。”“爆豪胜己”平淡而礼貌的语气传入了爆豪胜己耳朵里。

这个语气,是半边混蛋没错了。

爆豪胜己又砰地踹开了门,一把拉住轰焦冻的胳膊往卧室里拽并冲着他怒吼:“你这个混蛋给我过来!”

“砰!!”是比前两次还要重的关门声,轰冬美看着自家弟弟怒气冲冲的样子和爆豪胜己有点懵的表情,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惊愕。

这跟剧本写好的不一样啊……

轰冬美望着被狠狠摔了三次的门,不由得怀疑人生,这好像不是我认识的爆豪君和焦冻吧?????到底是你们出问题,还是我出问题了??????

轰冬美站在走廊里,彻底凌乱了……


太好看了,谢谢太太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没想到真的画了轰轰,我爱您太太!!!!!

西部七:

@我爱咔
想画了好久的轰!